2012年6月5日 星期二

[轉貼] 索羅斯:歐元的真正危機,歐盟又將何去何從


<以下跟大家分享的內容轉貼自Mr Jamie>



日前在義大利舉行的歐盟「Festival of Economics」上,著名的量子基金經理人,人稱「金融巨鱷」的索羅斯 (George Soros) 給了一個演講,詳細說明了為什麼他認為歐元危機還在日漸擴大,而歐盟將出現嚴重的結構改變。演講的全文稿可以在這裡找到,而以下則是我的重點整理:
歐元危機示範了誤解所扮演的重要角色,以及當局對於正在塑造的歷史缺乏認知。他們不了解歐元危機的本質,誤以為它是一個政府的財政赤字問題,但事實上這個危機是一個金融、國家競爭力的問題。當局於是應用了錯誤的政策工具降低經濟活動並無法減輕政府負債,你必須要刺激成長才能打敗它;但現在危機仍在升高,因為他們無法了解社會變遷的動態,在某些時代有效的政策措施,到了另一個時代已經不足夠
當歐元被創造時,監管機構決定允許銀行無限制的購買政府公債,而不需要有任何準備金。接著,他們讓歐盟央行在它的「貼現窗口」(讓銀行拿政府公債向央行借款的窗口) 用一樣的條件接受所有政府的公債。商業銀行因此發現他們可以累積弱勢國家的公債,借此賺取多幾分的利息。這讓所有國家的利率趨於一致,因而造成了國家競爭力的差距。兩德統一後,德國在財務負擔下經歷了辛苦重整,最後變得非常有競爭力。其他國家則在低利環境下享受了房市與消費支出的雙成長,變得更沒有競爭力。然後出現了 2008 金融海嘯,造成了歐元公約 (Maastricht Treaty) 中無法預測的狀況。多個政府必需扛起銀行的負債,因此也出現了巨額的赤字。突然間這些國家淪落成了第三世界,擁有高額負債但卻沒有自主貨幣。而歐盟各國的兩極化經濟表現,也讓這個組織進一步分割成了「債權國」與「負債國」兩個集團
在危機剛開始的時候,歐元的解體似乎是無法想像的。以歐元計價的資產與負債錯綜複雜,解體將帶來無法控制的崩盤。但隨著危機的發展,金融體系也開始沿著國界重新盤整
也因此危機越來越深,金融市場間的緊張成度,已經到了前所未見的局面。德國政府公債的利率正在歷史低點,英國政府的 10 年期利率也在 300 年來最低的位置,但相對的,西班牙政府的風險溢價卻創下新高
實質上歐盟經濟正在收縮,但德國卻還在成長,這代表著 M 型化將更加擴大。而政治與社會的動態也在往分解歐元區推進,最近的選舉結果證明反對經濟收縮的勢力正在成長
我的判斷是當局有三個月的時間改正他們的錯誤,來逆轉現在的趨勢。我所謂的當局是德國政府和德國央行,因為在一個財務危機當中,債權國是擁有主控權的人,少了德國的支持,沒有任何事情可以被完成
我猜歐元應該會生存下來,因為解體不僅會讓負債國心碎,德國也不會好過到哪裡去。瓦解將會讓德國背負鉅額的壞債,光德國央行帳上就有上兆歐元的債權,還不算其他的政府間借貸。並且如果德國回到以馬克為貨幣的系統,那將讓他們的出口競爭力全失,更不提政治上的後果。因此德國應該會盡力確保歐元,但他們也只會做到這裡。所以結果會得到一個被德國主宰的歐元區,債權國與負債國間的經濟差距不斷擴大,然後負債國將變成長期弱勢的經濟區。這會讓歐盟從當初讓人充滿想像的「美好國度」,瞬間成為了德意志帝國與它的附庸
我們需要做任何我們能做的事情去說服德國,他們必須要肩負起領導者的角色,保存歐盟這個「美好國度」,歐洲的未來需要他們。
所以以上,就是歐元危機背後正在發生的真正狀態,以及 Soros 對於歐盟未來的預言。姑且不論他是否已經押寶任何結果,這場演說是否是在為他的策略拉抬勝率,至少他指出的很多現象,是很少被媒體真正探討的歐盟經濟動態。就我自己而言,投資股票十多年來,我從來沒有像現在一樣完全空手過 (除了 appWorks 的持股以外),因為三個月後世界的情勢,將是無法預測的,它很難大好,但絕對有可能大壞,所以這種時候,我認為空手是最好的策略。
再說一次,暴風雨很有可能即將到來,創業的人,請準備好糧草,這會是大幹一票的時候。
(Photo via worldeconomicforum, CC License)

沒有留言: